活着大吃大喝也是对生命的尊重

焯的手法是吃这款美食必备的,“焯”这个字是比较贴切形容而已,真正的叫法是“火足”,但是字典里没有收录,我们读cu,去声。所以你如果在外面看到有些店招牌或菜单上打印这个字,也就不要觉得奇怪了,手写的一般会直接写得工整些。

“活着大吃大喝也是对生命的尊重”,美食家蔡澜先生如是说,一句话也道尽了潮汕人的生活姿态。要说味蕾的记忆,最深刻的莫过于一碗白粥,潮汕人称之为“糜”,何为“糜”,与珠三角地区还是有很大的差异。米粒在锅中慢火“三滚”熬到糜烂粘稠,随着氤氲的白气,粮食的朴素香味在空中弥漫。再搭配无数种杂咸,口味或清淡咸香或酥香爽口,众星拱月般围着,这是对潮人胃最温柔的慰藉。现在,很多华侨日常多少都要喝上一口,除了思乡,主要还是舒服。都说为谁立黄昏,早起粥可温,其实啊,在潮汕大地,不管是早上、中午、晚上,甚至是深夜,都可以觅得一碗白粥的身影。粥,对于潮汕民众来说,如饮水思源,难以割舍,吃什么不不如吃一碗白粥,来得自在。

大家现在对潮汕的美食还是比较认可的,毕竟从中原南迁下来躲避战乱的汉族人,带来了很多丰富的饮食起居习惯,在融合了当地畲族等少数民族和疍家独特的饮食风格之后,形成了独立体系,并有幸占有了中华浩瀚饮食武林中一席之地,俗称“潮菜”。

说到潮汕,绕不开的有一个重要环节,就是吃,潮汕平原上有韩江、榕江两大江,奔腾入海,潮涌不息,孕育了这个地方丰饶的物产和鲜明的区域特色。其实,汕头、揭阳、潮州,三个城市包括其下面的县区都有着“三乡一里”的饮食差别,因此也更加让其为人着迷。打个简单的比方,卤鹅,澄海一带是咸香,磷溪一带是咸中带微甜,过了韩江,到了浮洋庵埠一带又变成咸香的,但他们的咸香又不像澄海那边那么硬。再比如,肠粉,几个地方都有些不同,虽然大部分都是抽屉式肠粉,但是在酱汁和馅料区别很大。饶平用甜辣酱,潮州市区是芝麻花生酱;汕头一带喜用酱油、蚝油、卤汁……都独具风格,如果你是肠粉控,建议你都试试。大部分是鸡蛋加肉末,沿海地区会出现海鲜馅等。

“火足”比“焯”对火候的把握更精确些,但为了让大家更易于掌握,不那么生涩,在这里我们还是用“焯”吧。一般焯牛肉,有讲究,是等汤水达到一定沸点之后,翻江倒海之时,把一盘牛肉倒入专用器具中,然后快速沉入水中,用筷子稍微拨开,使其各肉受热均匀,视不同部位的肉在3-10秒之间,快速的“三起三落”,这样的肉,出锅后,韧度刚好,口感鲜嫩,不至于不熟,也不会过“老”,吃起来,方为佳肴。

狭义的潮州,指现今的潮州市,改革开放前汕头管,属于县级市,后来升级扩建为地级市。以前潮州府的衙门就设在潮州古城,开元镇国禅寺也坐落于此。现在的潮州市是历史文化名城,很多古迹都保存完好,如果对历史有兴趣的,可以到此一游,领略不同的文化魅力。

潮州有广义和狭义之分,广义的潮州指以前的潮州府,下属八邑,包括现在的汕头市、揭阳市、潮州市等。所以,现在在海外,特别是东南亚,经常可以看到八邑会馆,那便是潮人属区活动的地方。因此,海外一般称自己为潮州人,说潮州话,吃潮州菜。正如,说自己是中国人,喜欢用唐山人代替一样。

白粥之外,牛肉火锅,应该是深受广大游子牵肠挂肚的一种了。牛肉火锅也因为其可变性强的特点,迅速在这两年火遍大江南北,可谓在火锅江湖中,直逼巴渝。现如今,二师兄的身价一直在飙升,牛魔王反而显得更实惠些,不过,在市面上,街市里,要买到一等一的牛肉是比较难的。这个跟整个行业模式有关,因为它太火了,你知道吗?它太火了。所以,一般牛屠宰杀之后,都是优劣(这里的优劣不是说肉有问题,而是取决于哪个部位的肉,不同位置的肉,由于生理条件影响,在口感上差异性很大,所以,一般好肉大家都想要)一起套装出售给火锅店主,次之的会给市场去售卖,末者一般都打成丸子。

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风味,延绵数代人而不绝其味。在潮汕大地也是如此,可圈可点的美食众多,今天在这里只是选了浩瀚餐点里的微微星光,之前也有人大书特书,一万多字进行分文别类。但是我们,只想告诉大家,离家千里不易,无论走得多远 ,舌尖上的记忆就像一张小小的船票,人在哪头,思绪在故土,记忆中最深之处,依然是自己成长的地方,不一定都是美好的,但一定是割舍不去的,毕竟那都是我们人生岁月中,再也回不去的年轮,但有生之年,值得回味的,或许也是那一种“原味”。

展开全文

原标题:活着大吃大喝也是对生命的尊重

posted @ 20-02-07 12:41 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888真人赌场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2-2013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